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港片遗少的不老歌

仙鶴已隨云影杳 神針猶帶月光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宇文翮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台北人》:最后的贵族  

2011-10-02 00:53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台北人》:最后的贵族 - 宇文翮 - 港片遗少的不老歌  

1989年,台湾作家白先勇的小说《谪仙记》被大陆导演谢晋改编成了电影《最后的贵族》,男女主角分别是濮存昕和潘虹,其中潘虹的角色本来意属林青霞,却因为两岸的紧张关系未能如愿,也算是影坛往事里的一段沧海遗珠。而这部电影也是我对白先勇其人最初的认识。

2009年,也是我在上海的最后一年。在学校的研讨会上见到白先勇,当时却不曾想,眼前的这个小老头和“贵族”能有什么联系。

直到近期读他的代表作、短篇小说集《台北人》才发现,“最后的贵族”竟是对白先勇其人最恰当的形容。作为国军高级将领的小儿子,出身不可谓不高贵,而睥睨一切的眼神也体现在小说的每一行、每一段中间,下笔处,每一个字更是渗透着绝代的风华。

他在《台北人》一书中虽然林林总总的写下了14个不同的故事,但通读下来却发现它们是那么的神似。无论是“永远的尹雪艳”,还是“最后一夜的金大班”,又或者《孤恋花》里的娟娟看起来总没有什么不同。她们都是台北人,却又都不是台北人。背井离乡的她们现时虽然身在台北,却集体的将昔时的梦、旧时的混散在了上海滩夜夜笙歌的百乐门内,在桂林水东门外花桥头的店堂里。

正是那句刘禹锡的诗,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放佛一句判词,断了十多位虚构人物的命运。他们有的人死了(如《国葬》里的李将军,《花桥荣记》里的卢先生),有的疯了(《孤恋花》里的娟娟),有的人在于现实的抗争中绝望了,妥协了,于是苟活着(如《一把青》里的朱青),更有人沉醉在甜美的梦中不愿醒(如《金大班的最后一夜》里的金大班)……总之读来尽是悲伤,也只能是悲伤。他们青春、纯洁、美好、荣耀的过去与衰败、肮脏、麻木、混乱的现在被时空狠狠阻隔,在空间上隔断今昔的是台湾海峡,在时间上则是1949。而这两道深深的沟壑也成为了整整一代人内心深处填不平的疤。只要看看白先勇的这些小说三十年来多少次被搬上银幕便知道了:白景瑞的《寂寞的十七岁》和《金大班的最后一夜》,张毅的《玉卿嫂》,虞戡平的《孽子》,杨凡的《游园惊梦》,谢晋的《最后的贵族》,还有他儿子谢衍的《花桥荣记》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