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港片遗少的不老歌

仙鶴已隨云影杳 神針猶帶月光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宇文翮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武侠与吃饭  

2011-07-01 12:12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《陈可辛告武侠书》的开头是这样写的:
  “什么是武侠?
  武侠可以是一个名字,比如王羽。”
  没错,就是这个名字,让我对《武侠》的期待从开拍时即已开始。所以北京下暴雨的那晚,我既没有去故宫看海,也没有去随师傅练拳,而是去星美看了这场电影的试映。散场时,夜空中雷电交加,大雨如注般倾泻而下,而电影最后的悲剧也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。为了不重蹈王羽的覆辙,我也只能躲进影院旁的饭店里,吃着吃着,突然就和“武侠”联系了起来。
  
 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从小就喜欢武侠,至于原因,可能是因为做大侠总是很拉风,总有美人相伴,总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,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不用每天天不亮就骑车上学,不用每学期末都茶饭不思的应付七八科考试。但在佩服他们的同时,我心中始终有这样的疑惑:这些大侠难道都不用吃饭的吗?
  后来我带着这个疑惑又看了很多的电影,我发现我错了,大侠也是要吃饭的,只是他们通常比较倒霉,每次刚点完酒菜都会有一群人有事没事的前来找茬。印象比较深的是《大醉侠》,开场不多久郑佩佩就来到酒馆,点了两斤烧刀子,两斤下酒菜。可酒还没喝,菜还没吃,动了半天筷子全用在了“笑面虎”等人的身上,倒也干爽利落,让女侠的形象就此深入我心。还有《新龙门客栈》里,林青霞带着俩小孩一路风尘仆仆,好不容易面前有了一盘包子,尝一口还是人肉陷的,最后只能全吐了出来。
  在电影里,好好吃顿饭对大侠们来说不知为何竟成了一种奢侈,而吃饭的场所,不论是客栈、酒肆、茶室、饭馆,最终都丧失了其原本的功能而演化为一个展现武艺的场所。如《黄飞鸿》里赵天霸为黄师傅在酒楼里摆下的宴席,那分明就是一场欲致人于死地的“鸿门宴”;而李连杰所演的霍元甲亦是在“沽月楼”里铸成的大错;更不要说《卧虎藏龙》里,玉娇龙拆掉整座酒馆,留下一首“人间潇洒一剑仙”的诗扬长而去。
  这种“大侠从来不好好吃饭”的观点伴随着我度过了整个青少年时期,直到去年看到一部甄子丹负责的电影,他跟洪金宝打架打到一半,突然问了句“是分胜负重要,还是跟家里人吃饭重要”。那时我才知道,原来对大侠来说好好吃饭也是很重要的,甚至是比打架更重要的事情。
  陈可辛的这部《武侠》也在试图做出这样的姿态,还是甄子丹,只不过所演的角色从叶问变成了唐龙。他大隐于市,他被迫杀人,他把追查他的捕快请到家里吃饭,吃着云南的火锅,说着四川的方言。金城武话里藏针,句句都在试探;甄子丹淡定回应,处处不露破绽。没有武者的粗鲁,全是智者的机语,就像《英雄》里的高手过招,想象中便完成了交锋。而到了电影里的最后一场打戏,《武侠》又回归旧旨。自断一臂的甄子丹回到家中见到等在那里的义父,碗筷已经摆好,酒菜已经上桌,妻子在一旁瑟瑟发抖,小儿子则躺在王羽的怀里反复吟唱“吃豆豆,长肉肉”。最后还是免不了一声怒吼,房倒屋塌,非死即伤。据说开场时还有一个温馨的饭局,一家四口其乐融融,可惜我没有看到开头。但不管如何,反正大侠的宿命就像那最后的晚餐,再丰盛也会有吃完的时候。
  其实“吃饭”看似只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件小事,却也是考验导演功力的测试。经验匮乏者当然只能用最粗暴的方式让酒桌血流成河,能力出众的高手才能让敌对双方在饭局上相安无事。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饭局——《无间道2》中,方平、陈德森、黄岳泰、熬志君“四大家族”打算自立门户,他们在火锅店里相约着都不交当月的份子钱。看似共同的利益已经让他们形成了暂时稳定的联盟,结果刚刚上位的吴镇宇第一次出手,只是给他们各打了一通电话就将其逐个击破,轻轻松松稳住了大局。虽然《无间道2》不是武侠,但这顿饭无疑也是江湖。黑帮也好,武侠也罢,总而言之,这碗江湖饭,确实不好吃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643)| 评论(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