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港片遗少的不老歌

仙鶴已隨云影杳 神針猶帶月光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宇文翮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大太阳》:太阳当空,长影不死  

2011-04-30 18:52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大太阳》:太阳当空,长影不死 - 宇文翮 - 港片遗少的不老歌

 

电影放完,长影领导说了一段简短的致辞,我当时就震惊了。我问麻绳,长影不是被卖了么?麻绳说,楼被卖了,人还在。在我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长影员工在厂子门口跪地举牌控诉的画面,以及前海一支剑给我讲了很多遍的长影厂长出门要带n个保镖,不然走在路上都能被人拍死的传说。我不知道在《大太阳》这部电影的背后有没有什么长影人血泪交融的故事,但就电影里的故事本事来讲,起码拍的人和看的人都不轻松。

《大太阳》和去年的《唐山大地震》一样,关注的也是灾区人民心灵重建的心路历程,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影片对于灾难本身没有做过多的描述,只是在开头的时候旁敲侧击了一下。当512地震发生的时候我们都在干什么?我正在学校的操场上踢球,你也许正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,又或者奔波在去跟客户谈判的路上。倪萍和刘佩琦则在办离婚,5月12日下午14时58分,公证员的章还没有落下,地震就发生了,而一段即将结束的婚姻也留下了破镜重圆的伏笔。当倪萍再次出现在镜头前,已经是汶川一年祭的时候,而她也成了一位在地震中失去爱子的母亲,得了蛹式精神病,日夜只能靠酒精麻醉自己。

蛹式精神病最早是由德国《今日心理学》杂志总编、著名心理学家沃尔斯拉·诺贝尔提出的,症状就是“自己把精神病放到抽屉里置之不理”,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治疗,就会如电影里的医生所言,“出现自杀倾向”。对比《唐山大地震》中徐帆扮演的母亲,倪萍的心灵重建显然更具难度,而我们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也就是让破碎的家庭重新变得完整。于是刘佩琦扛着席梦思回来了,虽然我们不知道他当初走的时候是一副什么样子,但他就是回来了,除了钱,还有一个生命的奇迹——倪萍在地震两周年之日产下一子,同时完成了自己的心理重建过程。

这当然是一个感人的故事,有虚构,有真实,有人们捧着遗像在暮色里呼唤失去亲人的画面,说不为所动那是假的,但命题作文的种种限制也的确清晰可见。倪萍大段大段的独白式歌颂,社会主义好,社会主义好,还抛出了试问哪个国家能在两年内重建一个城市的天问?大家都笑了,在影片最后的“中国相声艺术家汶川人民慰问团”登场之后,电影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春晚小品。唉,真的很久没看过这么主旋律的电影了,就连郭德纲主演的《见郭大爷》也难望其项背。其实我们并不反感主旋律,只是还用“爱心传递”这么过时的手法实在是太不给力。

不过在限制之外也可以看出导演在艺术上的某些尝试,比如刘佩琦在江边跳舞、挖土机舀水在顶上洒的那一幕,充分表现出了杨亚洲导演是个文艺青年的本质。他是一位关注草根生活的导演,最有名的作品是《美丽的大脚》和《泥鳅也是鱼》,倪萍可以说是他的御用演员,这部《大太阳》也不例外。几年前,我在苏州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上见过倪萍,她跟当时还健在的谢晋导演开玩笑说,“你还认识我吗?我是章子怡。”虽然是名人,但在她的身上,没有半点子的明星气,多年来她在银幕上塑造的角色也以平民老百姓为主。我很喜欢这样的演员,起码真的是在演戏而不是在扮演明星。不过她在《大太阳》里的台词显然是过多了,毕竟戏是演出来的,不是说出来的。无论如何,能看到长影这个老牌电影制片厂再出作品,对影迷来说都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4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